• <span id="tzqj1"></span><i id="tzqj1"><nav id="tzqj1"><output id="tzqj1"></output></nav></i>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/del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bdo id="tzqj1"></bdo></del></span>
    起点小说网 > 我的国风女友 > 第188章 书院

    第188章 书院

      “呼~”江羡走出龙姐的院子,捶了捶腰回到竹园,“画一幅画太不容易了。”

      清晨的阳光照进玺园,今天的天气不错,早餐的时候还是没见童铂庸,江羡问了司司才知道童铂庸这几天一直回书院住,江羡说:“要不我们也去书院住吧?”

      江羡主动提出去出院住倒也不奇怪,但是在童铂庸这个事情期间提出去书院,其他人都朝江羡竖起大拇指,说明江羡成熟了,司司感动中,她知道江羡和父亲一直合不来,按道理来说童铂庸不在对江羡来说眼不见为净,他去主动提出去书院,说明他心里面是善良的,把童铂庸当爸爸的。

      江羡搂了搂司司肩膀,“感动?”

      司司点头:“老公你真好。”

      江羡嘴角上扬一笑,“我开玩笑的,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司司哼了一声。

      其他人笑骂两声,知道江羡这货喜欢开玩笑,遇见起身,“OK!大家收拾一下去书院住几天,大概江山就回来了。”

      童季礼点头:“回书院也好,正好我很多装裱的画框都在书院,呃……七月你的画记得带上给我,回书院给你裱上。”

      江羡笑着说道:“对啊,龙七月把我给你画的惊世巨作拿出来给大家看看。”

      龙姐呵了一声,嗑着瓜子淡定的比了个OK,拍拍手,“走吧,都回去收拾去书院。”

      各回各院收拾东西,江羡走到湖边抓起一把饲料洒进鱼池里,对着旁边的黑烟说,“白兄,这么大的院子,爬进贼你最近就在玺园住下吧。”

      白起向来高冷,从不说话。江羡甚至都没见过他黑烟下的真实样貌。

      冬天的行李特别多,尤其是女人的行李,虽然只是同城换个居住地,童季礼和江羡看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也是无语了,她们几个女人还嚷嚷着东西都没带够。

      江羡的宾利和赵西凤的大G塞得满满当当的离开玺园,穿城而过回到书院。书院的房子虽然没有玺园多,但也够住了,之前一大家子人也经常来书院住,所以各自有各自的房间。江羡和司司的镜湖阁,属于书院风景最美的地方。

      冬天的镜湖虽然略显萧瑟,但也是不错的景致。

      恶霸看到女神回来了,摇着尾巴就上来找司司亲近,小痴则坐在江羡的肩膀上,不削与恶霸这只畜生为伍。

      “童铂庸!童铂庸!”刚走到院子小径,赵西凤就朝竹林那头的古色古香的明制建筑院落喊。

      “干嘛?”童铂庸拉开木门站着木质吊脚长廊上。

      赵西凤这就火大要发火,龙姐赶忙让她别发火,对童铂庸说,“铂庸,西凤让你过来帮你女儿提行李,行李太多了。”

      “来了。”童铂庸这才穿上拖鞋沿着青石小径跑来。

      江羡两只手都不空,而且每个人都提了很多行李,司司只是提了一个小袋子,但司司娇贵着勒,所以才让童铂庸来帮忙。

      “谢谢爸。”司司笑盈盈的说。

      童铂庸对女儿还是很慈祥的,“怎么想起回来了?”

      司司:“阿羡说你一个人在家无聊,让我们大家都回来陪你。”

      童铂庸瞄了一眼旁边的江羡,然后哦了一声,又顿了顿,“我提吧,你帮你妈他们把行李放回去。”童铂庸认得司司的行李箱,接了过去在岔路口分开,和女儿有说有笑的离开去镜湖阁,江羡提着龙姐和遇见的行李往那边院落走,龙姐笑着说:“西凤,你男人脾气怪是怪,但对女儿却挺好的。”

      赵西凤哼了一声,“要不然为了司司,早就跟他离婚了。”

      江羡:“怎么动不动就离婚,我现在最烦这个词,还好我们江家字典没有离婚两个字,对吧妈?”

      遇见点头:“我和江山结婚到现在虽然也吵过几次家,但每次都熬不过也就和好了。”

      赵西凤白了一眼,“那是你家江山会哄老婆,又不是人人都是江山那样宠妻狂魔。”

      江羡举手:“我也是宠妻狂魔。”

      三个女人没发言,视而不见的继续走。江羡这就不爽了,“喂喂喂什么意思啊,不信我吗?”

      童季礼拍拍江羡的肩膀:“宠妻不是靠嘴,是靠行动。”

      江羡反问:“你也是宠妻狂魔?”

      “哼!”童季礼眉头一皱,拂袖而去。

      江羡嗤的一声差点笑场,童季礼一个虐妻狂魔还教我怎么宠妻?

      鸦隐?

      江羡想了想童季礼的老婆鸦隐,没见过那个年代照片就很少,唯一的一张照片都在小时候童司司玩火把书房烧没了,照片也没了。

      不过,鸦这个姓好少,又不好取名字。但加上一个‘隐’字组成‘鸦隐’,听起来很有意境,乌鸦归隐山林,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的诗意。

      “师公,师奶漂亮吗?”江羡追上去。

      “还行。”

      “还行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  “就是还行。”

      “能具体点吗?”

      “让她今晚投梦给你,你就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了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童季礼心说这小王八蛋还拿我开涮。

      童季礼回到他的屋子,江羡提着几大袋行李脱掉鞋踩在木地板上,先放下遇见的行李,然后是龙姐的行李,已经累得两只胳膊都酸了,接过龙姐递上来的水咕噜噜喝了几口,“太重了你们的行李。”

      龙姐:“那是你缺少运动。”

      江羡笑了笑,“昨晚我有运动啊。”

      龙姐呵了一声,“阿羡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,没有下一次,滚开。”推开江羡,从包里拿出新补的肖像画离开,走到门口顿了顿,“哦对了。”

      “怎么了?”江羡走上去搂着龙姐的肩膀,“什么事?”

      “你爸还没回来,公司你还是要多去看看,苏信和楚梦瑶毕竟是外人,知道吗?”

      “行吧,吃过午饭我就去公司,你去吗?”

      “……”龙姐呵了一声,“你离不开我吗?”

      江羡认真的说:“我离不开你们所有人。”

      龙姐笑了笑,“行吧,就去一趟,老实说你爸不在,那么大一个公司没了他还真不行,希望你爸早点回来。”

      江羡点头,他本来就对生意不感兴趣。他若是感兴趣,黄金瞳一开,国风系统加持,世界首富都没问题。终究是人各有志,江羡从小就富二代不缺钱,所以对钱对事业心就不重,喜欢跟着兴趣走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重庆。

      今天中午,周渔舅舅家团年,舅舅的家在沙坪坝农村里,周爸今天没出车,特别备好年货一家三口坐着出租车去农村过年,重庆的山路兜兜转转的,有孕在身的小渔儿晕车很难受,到了舅舅家小渔儿下车就吐,周妈忙着给她拍背,嘴里嘟囔着,“以前也没见你晕车,现在怎么回事?”

      周渔:“人老了不中用了是吧?”

      周妈:“嘿,说你两句你还顶嘴?”

      周渔:“哎呀你烦不烦,你先进去,我自己吐一会儿。”

      周妈:“懒得管你。”

      周妈一走,小渔儿摸着肚子,“怀孕太难受了,宝宝你就不能心疼一下妈妈,别折磨我了。”

      周渔是见过司司怀孕还是双胞胎,而自己就才一个妊娠反应太大了。

      没力气的走进院子喊了舅舅和舅妈。舅妈笑盈盈的说:“我们家大美女越来越漂亮了,最近看起来涨了点肉更好看了。”

      周妈:“天天在家吃了睡吃了睡也不出去找工作,都快变成猪了。”

      舅妈:“小渔儿不是在拍戏吗?”

      周妈很不喜欢拍戏这种事的,在她看来就是不务正业,还不如找个本分的工作。

      周渔:“过年了就回来了,年后再拍。表弟没在家吗?”

      舅妈:“在楼上,还没睡醒呢,也是一样喜欢睡懒觉。”

      “年轻人都喜欢睡懒觉,我去叫他。”小渔儿笃笃笃的跑上楼推开表弟高伟的房间,他正窝在床上玩手机,“表姐。”

      “在玩什么呢?”

      “女朋友聊天。”

      “噢?可以啊,大一就交女朋友了,给我看看照片,表姐给你把把关。”

      高伟翻开相册递给周渔,周渔看着表弟的女朋友频频点头:“长得挺好看的,叫什么名字哪里人?”

      高伟:“查户口呢?”

      周渔:“怎么说话呢。”

      高伟笑了笑:“李静,我高中同学,上大学的时候聊天,聊着聊着就在一起了,不过没在一个学校,她在成都念书,异地恋你懂得,这次好不容易房间回来昨晚一起玩太晚了,才睡到现在。”

      周渔:“厉害,比表姐厉害多了。”

      高伟:“所以你还单身?”

      周渔:“单身挺好的。”

      高伟:“搞不懂你们这种漂亮女生,我们学校的漂亮女生也是你这样一个个都单身,我都不知道她们在等什么,难道在等爱情?”

      周渔一听这话就不爽了,“什么叫等爱情,难道你和你女朋友不是爱情吗?”

      高伟:“异地恋能成什么事,哪知道她在成都有没有男朋友,都是假的。”

      周渔傻眼:???

      高伟起身套上衣服,“约了我下午去镇上玩,下午一起去吧,在家你也挺无聊的。”

      周渔:“我去不就是电灯泡吗?”

      高伟:“又不是只有张静,还有我们几个以前的老同学约好一起去唱歌,人多热闹。再说了我表姐这么漂亮,我带出去倍有面子。”

      周渔笑了:“不错,有眼光。”

      高伟:“下午在介绍几个我同学认识,让你早点脱单,也不对,要是成了不就成我姐夫了吗?”

      “找打!”

      高伟和周渔两姐妹感情挺好的,以前周渔他们也住在农村,后来周爸赚了点钱就在城里买了套房子,这样才搬走的。

      午餐很丰盛,香肠腊肉,鸡鸭鱼都有。周渔摸了摸肚子,心说终于可以给宝宝好好的补充一次营养了,狼吞虎咽一点不顾及淑女形象的大口大口吃了起来,露出一脸满足。

      周妈皱眉:“你饿死鬼投胎吗,搞得就想在家我没给你饭吃似的。”

      周渔傻憨憨的笑了笑:“舅妈做的菜太好吃了。”

      舅妈笑了笑:“你喜欢吃就多吃点。”

      舅舅:“对了小渔儿你怎么还不交男朋友,你都22了,跨过年就23了,得为自己考虑了。”

      周渔已经习惯了走到哪儿都被催着找男朋友了,“我现在不想找,我没遇到喜欢的,我总不能随便找个男人给嫁了吧,而且现在离婚率那么高,要是我不幸福怎么办,所以这事真不急。”

      高伟:“表姐说得有道理,看准了再下手,再说了我表姐长得这么漂亮,她要是想找男朋友,手指一勾一堆男孩子排队。”

      周渔笑了笑:“嘴真甜,鸡腿奖励给你。”

      午饭周渔一共吃了2大碗饭,以及一大盘凉拌鸡,一晚鸡汤。舒坦的坐在院子里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。周爸周妈提着牛奶去村上看望亲戚了。舅妈在厨房洗碗看着这一幕,对舅舅说,“欸,老高你看。”

      舅舅瞄了一眼:“看什么?”

      舅妈低声道:“你看小渔儿的肚子,周围都没长肉就肚子鼓鼓的,像是有了。”

      舅舅皱眉:“胡说八道什么!人家男朋友都没有。”

      舅妈:“我知道她没男朋友,我是女人我看得出来,她这个肚子就像是两三个月的样子。”

      舅舅疑惑,不过仔细瞅了瞅懒洋洋的周渔,解开了羽绒服在椅子上斜躺着,“好像的确是肚子有点鼓鼓的,别多想应该是长胖了。”

      舅妈:“反正不对劲,小渔儿长得也出了名的大美人,还没交男朋友,这里面就有问题,再加上最近你看她吃得多长得快,肚子又……”舅妈觉得这种美女最容易迷失自我,被有钱的富豪包养。

      舅舅:“少批话多。”

      舅妈:“知道,我待会问问是不是。”

      洗好碗舅妈拿着水果走上去,周渔见状立刻坐直把羽绒服给拉上,这小东西加深了舅妈的肯定。

      “吃水果。”

      “谢谢舅妈。”

      “小渔儿舅妈问你个事情。”

      “OK,你问。”

      “呃……”舅妈盯了周渔的肚子,“你老实告诉我,你是不是有了。”

      “噗——”

      小渔儿一口牛奶喷了出来,“舅妈你别乱说。”

      舅妈:“真没怀上,我看你的肚子像是有两三个月了。”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95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