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"tzqj1"></span><i id="tzqj1"><nav id="tzqj1"><output id="tzqj1"></output></nav></i>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/del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bdo id="tzqj1"></bdo></del></span>
    起点小说网 > 嘉佑嬉事 > 第210章 坚不可摧

    第210章 坚不可摧

      大师兄沿着大江两岸布下的青光堤坝,尽头距离邬州城还有三四十里。

      洪峰冲出了青光堤坝的控制范围,白花花的浪头骤然向两岸喷溅,巨浪翻滚,犹如烟花炸开,高有数百丈的浪头冲破了江岸,呼啸着卷上了江边的陆地。

      花草树木,农田庄稼,还有邬州城西边的几个小镇,瞬间被洪水抹平。

      东琦伯围住邬州城的大营,靠西边的营头,无数官兵发现了西边那不可思议的巨大浪头急速涌来,狠狠的拍向了他们的营地。

      如此巨浪。

      如此洪水。

      好些修为足够的拓脉境、开经境的将领一声怪叫,丢下了营地中的一切,倾尽全力的朝着东面逃跑——以他们的速度,大概能够在大水拍碎他们之前,逃出去。

      但是那些士兵……

      一些士兵绝望的扑向营地中的马圈,想要骑乘坐骑逃走。

      但是他们还没跑到马圈旁,大浪已经呼啸而来。经过法术加速的浪头,速度不比他们的坐骑大马鹿来得慢。

      卢仚眼睁睁的看到,邬州城西面,大江南北两岸,大片东琦伯的军营瞬间被大水淹没。

      浑浊的浪头蕴藏着不可思议的距离,无数士兵被大浪拍中的一瞬间,他们的身躯就炸开了,血雾将大水染红了一大片。

      营寨被扫平。

      无数帐篷,栅栏,坐骑,粮草,还有那些正在打造的巨型攻城器械,都在大浪中被撕成了碎片。

      卢仚看到,一座巨大的,已经建起来有三十几丈高的攻城楼车,突然撞上了大水中一颗直径丈许的金属球。那颗在夜间依旧闪耀着淡淡荧光的金属球强光一闪,‘轰’的一声炸了开来。

      那金属球炸开的时候,先是整个球体化为了一团刺目的高温电浆,然后电浆迅速和大水,和它撞上的一切物事发生卢仚无法理解的剧烈反应,将附近十几丈范围内的一切同化为炽烈的电浆能量。

      随后,电浆爆开。

      一声巨响,大地剧烈的摇晃着。

      大水被硬生生的破开了一个直径里许的大窟窿,地面也出现了同样大小的深坑,直径一里、深达数十丈的地面瞬间湮灭,一道混沌的火光舒卷着身体,慢悠悠的冲起来十几里高,然后缓缓的向四周扩散开来,化为一朵红色的蘑菇云。

      “我……干!”

      卢仚爆了粗口。

      这蘑菇云……简直……

      单单电浆爆发的蘑菇云本体,就瞬间汽化了方圆一里内的所有物质,而爆炸产生的恐怖冲击波,则是将大水朝着四面八方狠狠的冲了一下。

      在水中,压力传递的速度极快,压强会借助水力,爆发出极其可怕的杀伤力。

      就好像一个装满了水的大瓷罐子,只要一个小小的鞭炮在水中爆炸,整个瓷罐子都会被压力撑爆,炸成很多碎片。

      这大洪水蕴藏的水力本来就无比惊人。

      这颗大金属疙瘩爆开的杀伤力,比一个小小的鞭炮强大了何止万亿倍?

      那些逃窜的高手将领瞬间被大水淹没,在水中,他们直接爆成了血雾。

      东琦伯在邬州城西面的营地,数以百万计的精锐大军,几乎是弹指间就被洪水冲得干干净净。

      洪水中,好几颗大金属球和营地中的物件撞上,又是七八根红色的蘑菇云从大洪水中冲了出来,炸起了无数水珠,拳头大小的水珠宛如箭矢,呼啸着向东边激射而来,落在了邬州城的城墙上,打得城墙‘咚咚’巨响。

      卢仚大吼了一声:“所有人,撤下城墙!”

      没有犹豫,没有任何思考的余暇,卢仚身边清风流荡,托起他的身体,朝着当面拍来的洪峰迎了上去。

      这高有数百丈的巨浪若是拍在邬州城上,邬州城的城墙本身,大概率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。但是邬州城内的所有建筑,所有官民,肯定是满城闷杀,无一幸存的下场。

      邬州城的百姓……

      不是卢仚凉薄冷血,他对邬州城的百姓并无特殊感情。

      他们是大胤的子民,并不是卢仚的子民,卢仚对他们,在感情上并无任何的认同感。

      但是这四十万精锐。

      无论是羽林军还是豹突骑,既然他们如今是在卢仚的指挥下,而且愿意跟着卢仚作战、拼命,卢仚还用红莲固体丹培养了他们这么久……

      卢仚舍不得让他们死在这场莫名的洪水中。

      脑海中,体积越发壮大的神魂灵光剧烈的荡漾着,三眼神人图骤然亮起,脑海中围绕着三眼神人图的,那些虚幻黯淡的星辰一颗接一颗的亮了起来。

      顷刻间,神魂灵光消耗了九成九。

      膻中穴内,归墟仙元也瞬间蒸发一空,卢仚取出了那小风车,所有归墟仙元轰进了小风车里,小小的风车就好像抽风一样急速的旋转起来,青色的风纹在小风车上一根接一根的亮起,顷刻间整个小风车就化为了一团青色的强光。

      ‘轰’!

      卢仚七窍炸血。

      三眼神人图观想之后,卢仚对于天地间的‘风’、‘水’的力量有了超绝的奇异的控制力。

      燃烧几乎所有的神魂灵光,卢仚想要强行掌控前方扑面而来,冲着邬州城的城墙正面冲来的巨浪。

      三眼神人图手中的风龙水龙疯狂的跳动着,尤其是水龙体积骤然膨胀数十倍,化为一条巨龙缠绕着三眼神人,不断发出惊天动地的龙吟声。

      卢仚前方,十里地,直扑邬州城西墙的大洪水,高有三四百丈的浪头好似被刀削一样,整整齐齐的被斩掉了两百多丈,只剩下百多丈的大浪继续翻滚着,浩浩荡荡的冲了过来。

      两百多丈的浪头,天知道这里面蕴藏了多少水力。

      卢仚七窍飙血,神魂剧痛,五脏六腑都受到巨大的反噬……

      无量归墟体功法自行运转,卢仚的五脏六腑同时裂开一丝丝裂痕,鲜血渗出的同时,庞大的生命力爆发,裂痕一丝丝的愈合,而且受损愈合后的五脏六腑,比之前更加强大!

      小风车发出凄厉的怪啸声。

      顺着邬州城的城墙,空气剧烈的卷动,下一瞬间,数千条十几丈粗细,高有近千丈的黑色龙卷风呼啸着凭空凝成,宛如疯狗一样朝着西面的大洪峰迎了上去。

      风、水剧烈的**在一起。

      ‘轰隆隆’巨响不断,一根根巨大的风柱排成一排,宛如一道黑色的堤坝,在离城三里不到的地方,死死挡住了呼啸而来的大洪水。

      卢仚头顶,大鹦鹉骂着大街急速飞过。

      卢仚的肩膀一沉,兔狲‘哈哈’嘶吼着,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,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    沉闷的脚步声响起,背甲直径已经将近一丈,体型变得越发庞大狰狞的鳄龟冲上了城头,它趴在城墙上,硕大的脑袋探出了城墙垛儿,朝着城外就是大口突袭。

      虚空中,五色氤氲冉冉而出。

      五位大爷的力量此刻交汇在一起,引动了整个邬州城内的五行之力,最终全部汇入了鳄龟体内。

      鳄龟的嘴里喷出了一道白生生的寒气。

      茫茫寒气刚刚出口,就骤然化为十几丈粗的暴雪龙卷,随着鳄龟的脑袋左右晃动,狠狠扎进了前方的大水中。

      ‘咔嚓’声不绝于耳,大水迅速结冰,随后冰层越来越厚,更急速朝着左右蔓延开去。

      龙卷风卷起了寒气,变成了冰龙卷,让洪水结冰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,冰层越来越厚,越来越坚固。

      很快,一道厚达数丈的巨型冰盾,就杵在了邬州城的西城墙外,大体将整个城墙挡在了后面。

      大水中,一颗颗硕大的金属球顺着大水冲了过来,狠狠砸向了冰盾。

      青柚三女已经化光冲到了城头。

      见到那些金属球,虽然不知道它们是什么玩意儿,但是出自剑修的直觉,她们一声不吭,直接出剑,三条剑光宛如蛟龙冲了出去,‘嗤嗤’声中,顷刻间贯穿了大水中百来颗冲刷而来的大金属球。

      “小心!”卢仚大吼了一声。

      水底依旧有十几颗大金属球撞在了冰盾上。

      巨响不断,蘑菇云冉冉冲上天空,冰盾和龙卷风被炸碎了十几处,巨大的冰盾上裂开了十几个宽达数里的大缺口,水面已经降到七八十丈的洪峰,浩浩荡荡的朝着邬州城冲了过来。

      邬州城的城墙,只有六十四丈高。

      而洪峰,高有七八十丈,足以淹过城墙,冲进城里。

      邬州城,即将迎来灭顶之灾。

      而卢仚一行人,已经用尽了所有的神通手段……

      哦,不!

      卢仚一声怪叫,归墟宝瓶从北溟戒中冲出,瓶口朝下,狠狠的一吸。

      洪峰冲向城墙。

      洪峰的高度在不断的降低。

      归墟宝瓶只是从水面上抽走手指头粗细的一条黑色水迹,但是洪峰的高度就好像漏气的气球,不断的下降,下降,下降。

      归墟宝瓶中,‘叮叮’声不绝于耳。

      一滴滴玄元神水急速凝成,顷刻间起码凝成了上百颗!

      这大洪水中,蕴藏了极其奇妙的力量,归墟宝瓶微微震荡着,显然对这次的饕餮盛宴颇为满意。

      洪峰的高度,在正朝着邬州城城墙的这个方向,急速下降到了五十丈左右。

      巨浪狠狠的拍在了城墙上。

      城墙动都没有动弹一下下。

      浪头在城墙上炸成粉碎,浪花冲起来百多丈高,更有数十颗大金属球命中城墙,轰然爆开。

      电浆升腾,火光冲天。

      邬州城的城墙岿然不动,金属球的爆炸,同样没能在城墙上炸开任何痕迹。

      洪峰后方,画舫上,一群青年男女目瞪口呆看着一根根蘑菇云在邬州城外升起。

      “这墙……”(未完待续)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95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