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"tzqj1"></span><i id="tzqj1"><nav id="tzqj1"><output id="tzqj1"></output></nav></i>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/del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bdo id="tzqj1"></bdo></del></span>

    140.父与子

      最上和人口中所说的幸福的样子,究竟是指什么呢?

      是父母认为他幸福的模样,还是他自己认为幸福的模样。

      与儿时眷恋的青梅竹马结婚,她温柔贤淑,貌美如花,自己则才华横溢,事业有成。

      这样的,就是父母心目中,他幸福的样子么?

      不可否认,听上去确实很完美。

      可事实上,却与之大相径庭。

      最上和人已经隐瞒了最不可饶恕的事情,无法再做到对父母说谎。

      只有坦白他与小西沙织之间,不再存有这份虚假的关系。

      他才能在将来的某一天,让父母看见自己幸福的模样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“我和沙织,已经离婚了。”

      没有用词汇修饰,甚至没有任何的铺垫,最上和人,以最直截了当的方式,传达着这个讯息。

      最上淳平愣愣地看着身边的儿子,不知是否是在消化他的话语。

      最上和人依旧看着窗外的夜空,云层之上,客运飞机闪烁着微弱的红光,映入眼底。

      因为最上淳平久久没能有所回应,最上和人不得不扭头看向父亲。

      父亲此刻的表情,令他想到刚来到这个世界后的自己,充斥着无奈,彷徨,憔悴不已。

      “和人。”

      “是。”

      “爸爸我,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      “是什么?”

      “你没有……做对不起沙织的事情吧。”

      最上淳平会这么想是理所当然的,而最上和人也回答地十分坦荡,迎着父亲的目光,他问心无愧。

      “没有。”

      “……这样啊,那就好,我相信你。”

      父亲的反应,平静到有些反常,令最上和人摸不清他的想法。

      最上和人以为他会生气,会暴跳如雷,这些他都能够理解。

      可父亲并没有那样做。

      最上淳平长叹一声:“和人,你还记得么?前些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我问你是不是和沙织在一块吃饭。”

      “嗯……”

      “在这之后,沙织有打电话来过,问我们身体怎么样,需不需要给我们买些什么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……”

      最上和人一瞬间就理解了,想必最上淳平在那一天,就意识到自己与沙织之间的不寻常。

      “那个时候我就在担心,我一手养大的儿子,会不会去做伤害别人的事情。”

      最上和人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      最上淳平接着问道:“当时听话里传来的女孩子的声音,是你的什么人?”

      他在说清水有沙。

      “……是我的,好朋友。”

      父亲的脸色没有变化,但能看出,他稍稍松了口气。

      “你从小就是个优秀的孩子,从不让父母操心,从来不犯错,许多事情我们不说,你就能做得比我们期望的更好。

      爸爸我时常会想,我该如何在你面前体现身为父亲的威严,我真的可以拥有这么优秀的儿子么?”

      “………”

      最上淳平说得没有错,在最上和人脑海的记忆中,【自己】就是这样的孩子,运动也好,学习也好,无一不是拔尖。

      是外人口中的,别人家的孩子。

      “比如现在,在听见儿子与儿媳离婚的消息后,我是否应该像个严厉的父亲那样,斥责你,动手打你,骂你把婚姻当成儿戏。

      那样的话,爸爸也能在你面前,展现一回身为父亲的威严吧。

      可是,和人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从小就是,在我和你妈妈看不见的地方,你一定在努力经营着自己的家庭。

      我那优秀的儿子,陷入苦恼与抉择,不愿意寻求任何人的帮助。

      爸爸我不知道你与沙织之间,究竟发生了什么,你明明一直是那么喜欢她。

      沙织也是个十分优秀的儿媳,对于你们能够结婚这件事,我和你妈比任何人都高兴,由衷地祝福着你们。

      但是啊,和人。

      我可是你的父亲,遇到烦恼的时候,一个人无法思考的时候,多找我商谈一下,在爸爸的面前抱怨,哭泣,也没关系吧。

      你,是我的儿子啊。”

      “爸爸……”

      最上和人说不出话来,藏在他心底的秘密,他无法对任何人说出口。

      本该是与他完全没有关系的,眼前的这名中年男子,令他久违地感受“父亲”这两个字的分量。

      大概,父母笨蛋,说的就是最上淳平这种人吧。

      “爸爸,对不起。”

      满腔的心情,话到嘴边,只能化为对不起。

      “你不用道歉,这是你的人生。

      我们虽然希望看到你能与沙织一起开心的生活下去,早日抱上孙子。

      但若是你无法感到幸福的话,这一切就失去意义了。”

      最上淳平比他想象中的,更是一名慈父,最上和人深深地为此感到愧疚,不停地心中责问自己:我错了么?

      斩断过去的一切,展望新的生活。

      做错了么?

      ……不,没有错。

      在听完了最上淳平的话,最上和人再次认为,他的抉择是正确的。

      “爸,我……无法和她在一起生活。

      我,很痛苦。”

      最上淳平沉默许久,开口问道:“和沙织之间,发生了什么吧。”

      最上和人低下头,轻声回应:“现在的我,和她在一起,会让我很感受。

      我无法在她身上感受到爱,也无法想象与她在一起的未来,或许在爸爸听起来,我的这种说法会很自私,但这就是我的真心话。”

      “这样啊。”

      儿子眼神中所披露的感情,他已经足够了解了,正因为是父子,他才能体会最上和人身上那股不知所措的感情。

      “……爸爸,不问我理由么?”

      “不会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……”

      “无论理由是什么,可既然你们已经离婚了,不管我再说什么,都是徒劳。

      只是,别太让你妈伤心。”

      最上和人默然。

      不要让最上千代伤心,那种事,真的能够做到么?

      想必是不行的。

      人需要为自己做出的行为付出代价,最上和人也同样是。

      他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,并没有珍视之物,可那是他的一厢情愿。

      至少最上淳平与最上千代,是现在的他,最重要的人。

      那么在他们看来,儿子的离婚,注定会为他们带来伤感,这是不可避免的。

      最上和人十分清楚,可若是他们的幸福,建立在最上和人幸福的前提下,那么与小西沙织的离婚,一定是正确的。

      “你妈妈那边,我会慢慢对她说的,现在先让她安心休养吧。”

      “对不起。”

      “不是说了,和人你不用道歉么。”

      “可是……”

      “爸爸最后只有一句话,要对你说。”

      最上和人看向父亲,他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平静,漆黑深邃的眼眸中,溢着无法躲藏的失落。

      可即便是这样,他还是支持最上和人,支持自己的儿子。

      “和人,别在只有一次的人生,沉浸于无数次做出的选择中。”

      …………

      “是,谢谢你,爸爸。”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95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