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"tzqj1"></span><i id="tzqj1"><nav id="tzqj1"><output id="tzqj1"></output></nav></i>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/del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bdo id="tzqj1"></bdo></del></span>
    起点小说网 > 赐我神之名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夜访寝宫

  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夜访寝宫

      车尔丹睡得很熟,而且还做了一个非常罕见的梦。

      在梦里,他在睡觉,而且还在做梦。

      在梦里的梦里,他依然在睡觉……

      像这样无限套叠,他仿佛陷入了永眠,直到被曼达唤醒,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。

      借着门缝透进来的光,他看到房间里有不少杂物,但杂物并不杂乱。

      观察片刻,车尔丹得到了一个结论:“这是一间储物室,城堡的储物室。”

      曼达提醒他压低声音,并且称赞了一句:“我真欣赏你这份观察力,这是谢尔泰大公的城堡。”

      谢尔泰?妙音城?车尔丹感觉自己还没睡醒。

      从青石城道妙音城有一个多月的路程,可中午的时候,自己明明还在青石城。

      “大,大人,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?”

      “你运气好!说真的,带着你走这一路真的很辛苦,我真想把你扔在河边,你可能觉得这很残忍,但对你来说,这是罪有应得!”

      这是潘神教给曼达的方法,让他可以带着一个活人穿梭于冥界,前提是这个活人必须陷入深眠,一旦在冥界中醒来,这个人的灵魂将无法回到人间。

      车尔丹不太明白曼达的操作,但他发现曼达对他临阵脱逃的事情非常的在意,他想趁此机会为自己辩解两句。

      “大人,您可能听到了一些不实的传言,我的确有离开青石城的想法,但那完全是出于战局的考量……”

      “还敢狡辩,”曼达神色冰冷道,“如果只是听说也就罢了,你知不知道我去过多少次青石城?城头苦战的时候我一直在暗中观察,如果真的撑不住了我会下达撤兵的命令,可当史丹利和韦伯纳都在拼命的时候,你在哪里?”

      车尔丹无话可说,曼达接着说道:“怕死不是错,但不该忘了你的职责,别忘了你是一名将领,士兵的性命托付在了你的身上!这件事情是我考虑的欠妥,齐格塞说的没错,你配不上武人的荣耀!”

      车尔丹的汗水从脸颊一直流到了脚后跟,不过从当前的状况来看,曼达好像并不打算杀了他。

      曼达不再说话,他紧紧攥着手里的银币,等待符咒之间的感应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金弗公子正在花园里哭闹,他要见他的母亲,在晚饭时,因为没有背下来台词,金弗又被世子抽了几个耳光,他要找母亲哭诉。

      仆人们都觉得金弗的行为很可笑,找夫人哭诉能有什么用处?

      别说抽了他几个耳光,当时世子把金弗打到了昏迷,夫人也没有责罚过世子,等大公为此毒打了世子一顿,倒是心疼的夫人哭天抢地。

      如果不是看着夫人十月怀胎,有人甚至怀疑金弗不是她亲生的,受了世子的委屈,想找夫人哭诉,这纯粹属于自讨没趣。

      而且金弗现在也不可能见到夫人,夫人下达了命令,除了负责警戒的卫兵和贴身女仆之外,任何人不得进入寝宫一步。

      据说夫人最近身体不好,要通过向神灵祈祷来祛除疾病,这是一项秘密仪式,不允许任何人打扰。

      曼达之所以把车尔丹带到大公的城堡,就是为了等待这场秘密仪式,金弗进不去寝宫,证明仪式已经开始了,他赶紧通过符咒把消息告诉给了曼达。

      曼达收到了消息,对车尔丹道:“我们现在要去一个地方,你会看到一些精彩的画面,你要用技能把画面复现出来,每个细节都不能落下。”

      这是戴罪立功的机会,车尔丹自然满口答应。

      他跟着曼达小心翼翼走出储物室,悄无声息走到了走廊尽头。夫人的卧室在二楼,他们自然不能从楼梯上去,那里不时有仆人往来,就算他们身手再好,也做不到原地隐身。

      曼达和车尔丹顺着走廊的窗子来到墙外,从墙壁一直爬到了寝宫的屋顶。

      在登上屋顶的时候,曼达忍不住向下看了一眼,他在寝宫的门口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      是卫兵统领塔比安,他正在寝宫门口站岗。

      这就奇怪了,“仪式”已经开始了,他怎么还没进去?

      没有他的配合,让夫人自己怎么进行“仪式”?

      难道不是他?

      在屋顶上方有一扇小窗,用来修缮屋顶时传递物料之用,这扇小窗很不显眼,尤其在夜晚,靠肉眼几乎无法分辨。

      但曼达不是靠眼睛分辨的,是靠耳朵,他能清晰听到屋顶下的声音,从音高和音量来判断,“仪式”就快到关键部分了。

      循着声音,曼达很快找到了屋顶的小窗,用金手指在窗板上钻了几个小洞,卧室里的风光一览无余。

      车尔丹顺着窗板向下一望,当即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。

      他可是在风月之所打过工的人,什么场面没见过?

      可他还是低估了贵族的精神追求,无论技术难度还是艺术表现力,屋顶下方的画面都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      曼达不想去看,他怕自己忍不住,接下来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,不能把精力全浪费在狮子女和罗玛身上。

      至于那男人到底是谁,曼达并不关心,夫人未必只有一个情人,这个情人也未必是世子的父亲,他只是抓到了夫人不忠的证据,这并不能证明世子的血统不纯。

      至于卫兵统领,之前貌似冤枉他了,想想也是,如果他真的有嫌疑,谢尔泰不可能没发现,就算放过夫人一马,也不可能放过这个家臣。

      曼达真的不想看,可车尔丹非要他看,他一直拉着曼达的袖子。

      曼达皱着眉头看着车尔丹,车尔丹连比划加做口型,终于让曼达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      “大人,这个人你认识。”

      我认识的人?曼达顺着小孔向下张望,看到了熟人的身影。

      金色的长发,修长的身段,让曼达很快想起了那个人。

      等夫人和男人互换了位置,曼达清楚的看到了那男人的俊美的脸颊,看到了他微卷的胡须和碧绿色的眼眸。

      列奥·弗兰克,怎么可能会是你!

      高等执事大人,你这么做对得起主吗?

      曼达坐在屋顶上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

      一些事情问题逐一浮现在了眼前,比如说前任大主教霍威特死后,列奥到底去哪了?

      比如说谢尔泰既不愿和贝萨流结盟,也不向巴克恩示好,这到底是为了什么?

      谢尔泰和列奥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?正南一地和神罚者之间又有什么关联?

      夫人为什么强烈反对和东南结盟?只是为了保护她的情人吗?

      曼达好像把这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。

      车尔丹拉了曼达的衣角,示意下面的人已经完事了。

      曼达俯身望去,见列奥已经穿好了衣服,和夫人温存了一会,从梳妆台下的地道离开了卧室。

      车尔丹示意曼达可以立刻给夫人一个惊喜。

      曼达摇摇头,带着车尔丹悄无声息的爬下了寝宫,离开了城堡。

      回到住处,车尔丹问曼达:“大人,为什么不直接戳穿那个女人?”

      曼达深吸一口气道:“给她点时间,让她好好睡一觉,我们不能太残忍。”

      说是给夫人时间,其实是给自己时间,眼前有太多问题需要理清思路。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95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