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"tzqj1"></span><i id="tzqj1"><nav id="tzqj1"><output id="tzqj1"></output></nav></i>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/del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bdo id="tzqj1"></bdo></del></span>
    起点小说网 > 炮灰女配大翻身 > 第013章 进击的表妹

    第013章 进击的表妹

      乐观点想,说不定哪天,这瘟神就突然走到别处去,祸害别人家去了呢?

      最不济,起码在揍自己的时候,下手多少能轻些……

      雇了马车,陈秀才坐在车夫旁边的车辕上,一路喝风吃灰。

      秦孟真坐在马车里,被颠簸得七荤八素。

      忍不住怀念起减震弹簧和橡胶来,足足想了一路。

      两人到了陈家,马车在村里引起了轰动。

      众人都说:“俗话说得好啊!头房臭、二房香、三房当娘娘!这不过是回门儿而已,怎地就雇了辆大马车回来?”

      在家翘首以盼,脖子都望长了的程氏和冯月娥两个,听了这话,气得脸都紫了。见了秦孟真,这姨甥两个,自然给不出好脸色。

      但前两天挨的打,还历历在目。她们又不敢跟秦孟真对上,便干脆装作看不见,全围绕着陈秀才嘘寒问暖去了。

      陈秀才在秦孟真那里吃足了苦头,伏低做小半晌,秦孟真依然毫不掩饰对他的嫌弃。此时见了母亲和表妹的殷切关怀,顿时有种冰火两重天之感。

      秦孟真笑了笑,没说话,回了自己和陈秀才的新房。

      这屋子布置得还算舒适。

      秦孟真愉快地决定了,如果陈秀才继续睡在别处也就罢了,若是他还敢进这个屋,那他就只能享受打地铺的待遇了。

      陈秀才好不容易才挣脱了母亲和表妹,追着秦孟真去了。

      见陈秀才那副仿佛完全发自内心的殷勤小意,程氏和冯月娥差点双双咬碎一嘴银牙。

      尤其是冯月娥。

      冯月娥的父母都去得早,她自小便寄居在陈家,与表哥日日相见,早已心生倾慕。

      等到表哥中了秀才,这种感情便愈发不可抑制。

      但表哥先后两回娶妻,前有青梅竹马,后有富商爱女,她实在找不到什么见缝插针的地方。好在她年纪尚小,不急着出嫁,不然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亲近表哥了。

      万万没想到,表哥第三次娶妻,竟然娶了个秦娇娘!

      这女人有什么好?

      无论她本人、还是她娘家,都无法给表哥带来任何助力。偏偏她家人,还厚颜无耻地,要了姨妈足足三十两银子的聘礼!

      关键是这秦娇娘比自己还小一岁呢,若是要熬到她死,怕是自己早就成了老姑娘了。

      更何况,即便她死了,表哥就一定不会再从外头娶个新人回来么?

      冯月娥觉得,自己不能再被动地等待下去了。

      以往的那些策略,什么在姨妈面前给表嫂上眼药啦,或者暗地里给表嫂使绊子啦,对让表哥娶自己为妻而言,都没有什么用。

      最关键的问题,还是应该直接搞定表哥这个当家的男人!且先让那女人得意几天,以后的日子,还长着呢!

      冯月娥眼里的企图,脸上的决心,都实在太过明显,让程氏看了,就隐隐约约地觉得有几分不舒服。

      自己这个外甥女,实在是有些拎不清。

      阿杰以后,必定是要做官的。

      就凭她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女,怎么配做自己的儿媳妇儿?

      若是她甘心给阿杰做个妾氏,自己倒是不至于不给她这个脸面。可她这要什么没什么,却偏偏还要肖想正妻之位的毛病,却不能惯着!

      不过,那秦娇娘也不是个好东西!刚进门,就敢对夫家人动手,可见是个张狂的……让冯月娥去给她添些堵也好。

      这样想着,程氏便开了口,唤了冯月娥的乳名:

      “杏儿,你表哥表嫂赶了这半天的路,多半累得狠了。说不定还会口渴。晌午炖的那骨头汤味道不错,你且给他们小两口儿送一碗过去。”

      冯月娥喜不自胜,窃以为自己得到了姨妈的支持,美滋滋地应下:

      “是,姨妈,我这就去!”

      悄无声息地推开了小两口儿的门,一见屋里的情形,冯月娥险些把手里端着的大碗给打翻了——陈秀才正跪在地上,一下一下给秦梦真捶腿。

      秦梦真懒洋洋地斜倚在床上,半闭着眼睛,手里还抓着一把瓜子,正优哉游哉地嗑瓜子呢!

      冯月娥咬了咬牙,才调整好表情,带着一脸的心疼,轻声道:

      “表哥、表嫂,姨妈让我给表哥送汤来……”声音婉转,波澜起伏,一唱三叹。

      秦孟真简直想送她去学唱戏。

      陈秀才是很吃这一套的。

      再加上,他跪了半晌、一直举着拳头给秦孟真捶腿,还既不能轻了、也不能重了,已经很累也很烦躁了。

      见到表妹送汤过来这台阶,顿时一轱辘爬了起来,对着冯月娥,便习惯性地露出来一个怜惜的笑脸:

      “表妹辛苦了,快进来坐。”

      紧接着,陈秀才伸手就去接冯月娥手里的汤碗,若有意、似无意,手指尖从冯月娥的手指上一扫而过。

      冯月娥及时地红了脸颊,声音也变得愈发轻柔:

      “表哥拿稳了,我撒手了。”

      冯月娥满面羞涩地一转身,正好对上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。

      冯月娥被这双眼睛吓了一跳,一边拍胸口,一边忍不住惊呼出声:“啊呀!”

      秦孟真饶有兴味地盯着冯月娥,发自内心地夸赞道:

      “你这变脸的技术,相当不错呀!”

      冯月娥低下头,咬着唇,一脸的隐忍:

      “表嫂,休要拿杏儿取笑……”

      秦孟真笑吟吟道:

      “姓陈的,端着那汤出去,跟你的亲亲表妹一块儿吃去吧!

      闲着没事儿别老在我眼前晃悠。这碍眼的东西在我眼前晃悠久了,我这手就忍不住痒痒。”

      陈秀才听了这话,差点没控制住脸上的表情。

      但此时,他却不得不把一肚子的怨气吞回去,强忍着恼火与愤怒,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:

      “娇娘,我的好娇娘,你千万莫要多心。

      表妹只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,日常难免少了些避忌,今后我一定注意。”

      冯月娥只觉得心酸得要命。

      表哥真的就那么看重这个脾气暴躁的女人吗?她到底有什么好?明明对前两任表嫂,表哥都没有这般低声下气!

      还是说,表哥其实就好这一口儿?

      如果表哥就喜欢这种强势的女人的话,我……我也可以!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95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