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"tzqj1"></span><i id="tzqj1"><nav id="tzqj1"><output id="tzqj1"></output></nav></i>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/del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bdo id="tzqj1"></bdo></del></span>
    起点小说网 > 炮灰女配大翻身 > 第009章 孽女

    第009章 孽女

      也不怪秦媚娘和秦柔娘两个太矫情,毕竟这屋子里的画面,实在有几分辣眼睛。

      秦贵田仰面朝天躺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。不知是醉倒了,还是睡着了。

      关键是,不但浑身上下的衣裳统统不见了踪影,还连个被子都没盖!

      秦媚娘已经十五岁了,秦柔娘小一些,到今年中秋就满十三岁。

      这么大的姑娘,早已经知了人事。面对这样一副羞人的场景,哪个不觉得自己受了大委屈?

      这种事儿若是传了出去,她们怕是连说亲都困难了!

      这些日子,小程氏正忙着给秦媚娘相看人家呢!

      虽然秦贵田是她们一母同胞的亲哥哥,可别说是亲哥哥了,哪怕是亲爹,这副丑态,也不是她们能看的呀!

      姐妹俩越想越伤心,哭得也越来越大声。

      秦老抠儿怒喝一声:“别哭了!都回你们自己屋里去!”

      秦媚娘、秦柔娘姐妹俩,被这样一声断喝提醒了,急急忙忙捂着脸,一边抽抽噎噎,一边转身就跑。

      陈秀才心下一沉,暗暗有些恼恨。

      小程氏说过,她要让秦娇娘在人前出个丑,递给他个能用一辈子的把柄,可却没说,她是打着这么个主意!

      原本说好的,只是让秦贵田摸摸小手而已!

      秦贵田竟然一鼓作气脱成这副样子,很显然,是打算来个假戏真做!

      一时间,陈秀才的心情十分矛盾,竟然不知道,是不是该庆幸秦娇娘那让他痛不欲生的武力值了。

      这事儿若是被他们做成了,秦娇娘固然是丢脸丢到家了。可自己的面子,不也跟着被踩成了鞋垫子?

      再一转念,自己跟小程氏合起伙来算计秦娇娘,反倒被后者识破了……陈秀才忍不住觉得嘴里发苦。

      秦娇娘是出嫁女,除了回门这天、以及大年初二之类的特殊日子,她一年到头,大部分的时候,都得呆在陈家!

      倘若这回拿不住她的把柄,反倒被她拿住了……天啊!

      以后的黑暗日子,陈秀才想一想,都有种一眼望不到头的绝望无力。

      秦老抠儿此时,也已经发现了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
      别的不说,这么多人又是喊又是叫的,闹出这么大动静,秦贵田怎么还能躺得那么稳当呢?他不说马上“嗷”一声儿蹦起来,起码也应该赶紧麻溜地扯个布头,遮遮羞吧!

      怀揣着一肚子的迷惑,秦老抠儿一脸狐疑地走上前去,细细地察看秦贵田的脸。

      这可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啊!

      秦贵田的脸色惨白,眼睛闭得紧紧的。仔细瞅瞅,鼻子底下还有两道残留的血迹,都有些发黑了。

      这是吃啥中毒了么?还是被揍了?

      秦老抠儿试探着喊了两声儿:“贵田?醒醒!贵田?”

      秦贵田没什么反应。

      秦老抠儿试了试他的鼻息,嗯,还有气儿。

      又上手推了推他,结果秦贵田还是没有醒。倒是发出了一声低哑的嘶声,像是被人碰到了伤口时,那种不由自主的痛呼。

      这是打昏过去了?

      秦老抠一头雾水,懵得有些找不着北。

      这可是在老秦家!谁会跑到这里来打人?还是说,家里进贼了?

      一想到这个可能,秦老抠儿顿时不淡定了。

      不过刚刚找人的时候,大家伙儿一间一间找的,挨个房间都走过,没见有进贼的痕迹啊!

      秦老抠儿转身冲出了杂物房,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柴房门口,一脚踹开门,眼前的景象让他目眦欲裂:

      “芳儿!”

      小程氏整个人都被五花大绑了起来,头脸被打得青一块、紫一块,已经肿成了猪头。身上有衣裳遮着,倒是看不出来受没受伤。

      陈秀才的心,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,“砰砰砰”地跳个不停。

      他认出来了!

      小程氏头脸上这些伤,无论是位置、还是轻重程度,都跟婚礼那天,秦娇娘脸上的伤势,一模一样!

      这事儿是谁干的,还用问吗?

      拿脚后跟儿寻思寻思,也知道这是报复!这是明晃晃、赤裸裸的报复!

      若是问陈秀才此时的感受,就是害怕,非常害怕。

      就是后悔,非常后悔。

      他怎么就那么想不开,愣生生掏了三十两银子,娶了这么个瘟神回家?

      贪图她老实、柔顺,好拿捏?自己这眼神儿,怎么就那么瘸?

      陈秀才的肠子都快悔青了。

      他长这么大,都没办过这么让自己后悔的事儿。在娶媳妇儿这件事上,他一直都很有眼光。

      陈秀才头一个媳妇儿,娶的是他启蒙老师的独女。

      自家贫困,老师和师娘喜他勤奋上进,把他当亲儿子看待,没少贴补他。琴儿知书达理,又贤惠、又温柔,还给他生了长子叡儿,长女双儿。

      岳父岳母过世之后,琴儿伤心过度,家事又辛苦操劳,两年之后,就撇下了自己和孩子,追随岳父岳母而去了。

      填房是娘亲做主,取了镇上一个商户人家的女儿珠姐儿。

      珠姐儿上头都是哥哥,一家子把她宠得如珠似宝。嫁到自家时,带了好大一笔陪嫁。两亲家常来常往,十分亲热。

      只是生了欢儿之后,珠姐儿的身子骨就一天不如一天,药石罔效,到底还是过身了。

      自己当初求娶秦娇娘,一来是看中她的容貌,二来是看中亲戚情分,三来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看中她性情柔顺,乖巧懂事,勤快能干。

      想必她这个性情,一定能帮自己打理好后院,帮自己孝顺好娘亲,替自己照料好孩子们。

      可是,陈秀才此时无比清醒地知道,这个美梦破碎了。

      秦娇娘不是个温柔的小白兔,她是一头伪装成猫崽子的斑斓猛虎。或者,是一条冷冰冰地潜伏在幽暗之处的毒蛇。

      她秉性狠毒,绝非贤妻良母!

      陈秀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深悔自己引狼入室。

      秦老抠儿这会儿已经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了,很容易就想到了在这个家里,谁跟小程氏有仇。

      他给小程氏解开了绳子,扶着她,一边往前院走,一边喊秦金宝去请郎中。百忙之中,还不忘了怒气冲冲地骂秦娇娘:

      “这个孽女!孽女!畜生!简直就是畜生!”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95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