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"tzqj1"></span><i id="tzqj1"><nav id="tzqj1"><output id="tzqj1"></output></nav></i>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/del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bdo id="tzqj1"></bdo></del></span>
    起点小说网 > 炮灰女配大翻身 > 第073章 塞纳河畔俱乐部

    第073章 塞纳河畔俱乐部

      这一回,小惠儿和方家老六退婚,秦家长房自始至终都蒙在了鼓里,现在消息已经见报,秦家长房势必要来装模作样一番,借机找茬。

      而方家老太太,一直有谋夺日化厂之心。

      也不知长房的那些蠢货,会不会跟方家联合起来,算计自己人。

      秦朗幽幽一叹,但很快便振作起来。

      难道秦家长房把自家妻女抛出去,自己能眼睁睁地看着不救么?

      这事儿根本是避无可避。

      没得商量!

      若是方家要报复,或者秦家的蠢货要从中掺一脚,也只有兵来将挡了。

      秦朗到了松江府以后,一天都没有闲下来过。

      一边在努力赚钱,一边在暗中布置后手,若没有发生什么人力所不能及的意外,保全一家大小的平安,还是做得到的。

      若是秦孟真听到了秦朗这一番心声,必然会感叹,上辈子可不就是出了意外么!

      不过,那松江府知府衙门,秦家也有投资过几个小官小吏。不图别的,就为了有事儿的时候,能提前得个消息。

      只可惜事实已经证明,上辈子的那些投资,都打了水漂了。

      退婚声明的事情,在松江府的上流社会,掀起来一阵吃瓜热潮。只是大家八卦了几天,注意力便迅速被另外一件事取代了。

      韩大总统那位喜欢翡翠和旗袍的新夫人,有一次逛街的时候,在一家珠宝店里遇到了韩大总统的前妻。

      两人还共同看中了同一套首饰。

      那韩大总统的前夫人也是胆大,竟然笑意盈盈地对韩大总统的新夫人说:“男人我都让给你了,这套首饰,你就留给我吧!”

      把韩大总统的新夫人气了个倒仰,当场就变了脸色。

      回到总统府,更是大发雷霆。噼里啪啦,摔了不知多少精美的瓷器。就连韩大总统脸上,都留下了好几道显眼的抓挠痕迹。

      韩大总统面对众人的目光,只说是逗猫的时候,不小心被挠了。

      但人人都知道,这满脸红彤彤的抓痕,必然是韩大总统那位小娇妻的杰作。

      除了那个年轻俏丽、财势雄厚,又性情泼辣的小娇妻,谁有这个胆子,敢在韩大总统脸上,用指甲盖儿绣花儿?

      最关键的是,这事儿发生之后不久,韩大总统的前妻,竟然一把年纪了,也学那小年轻的潮流,出国深造去了。

      据说是韩大总统的特勤队队长,亲自把人送上的远洋轮船。

      这事儿一出,大家伙儿更是忍俊不禁。

      于是秦家小女儿和方家六公子退婚的事儿,便再没有几个人关注了。

      倒是袁春江受了退婚声明的启发,劝动了班主和赛貂蝉、玉麒麟,在报纸上也给戏班打了个广告。

      不过,嘉喜班赚钱不易,他们没舍得投入太多钱。只选了松江府发行量最大的一家报纸,在第八版一个豆腐块大的地方,登了一个小广告:

      “京都名角赛貂蝉,将于某月某日在崇明剧院登台献艺,望广大戏迷票友周知。”

      这则广告,字数又不多,位置又十分不起眼,几乎淹没在很多大大小小的广告之间。

      戏班子的众人都觉得,这钱八成是打了水漂了。

      万万没想到,他们登台当天,竟然真有许多人,来找戏园子的经理,打听京都来的名角赛貂蝉的事情。

      于是,嘉喜班上下,都拿出了浑身的本事,只求一炮而红。

      赛貂蝉到底是会一百多折文戏武戏的老戏骨,对着松江府的客人也丝毫不怵,第一天就得了个满堂彩。

      崇明剧院的老板顿时拍了板,决定跟嘉喜班长期合作。

      秦孟真也看到了这一条广告,原本也计划去给袁春江捧个场。只是这个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,就不得不暂停了——

      二哥二嫂回来了。

      秦惠君的灵识小火苗听到这个消息,抖动的速度快了好几倍。

      秦孟真都怕它一激动再把自己整灭了,急急忙忙给它传递过去一小团精神力,助它凝实、稳固、壮大。

      很快秦孟真就见到了二哥和二嫂。

      二哥穿了一身骚包的白西装,胸前挂着金怀表,手上戴着白手套,手里装模作样地拎着根文明棍。

      头发上还打了发蜡,梳得整整齐齐。

      脸上戴着一双电视剧里的斯文男二号反派标配的金丝边眼镜,脚上穿着一双油光锃亮、纤尘不染的黑皮鞋。

      二嫂穿了一身淡雅的粉色泡泡袖细腰大伞裙洋装,脚蹬淡金色高跟鞋,一头黑发烫成了大波浪,绑了两根大面包卷辫子,蓬蓬松松地拖在脑后,就像两根刚出炉的面包。

      两人站在一起,简直像是在办婚礼。

      秦孟真忍不住笑得眉眼弯弯。

      这两口子这副打扮,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像东洋留学生。

      二哥和二嫂倒是丝毫不见外,对父亲母亲十分恭敬,对三嫂十分尊重,对“小惠儿”更是十分亲切。

      二嫂给她带了美味的东洋点心,几套不同花色的霓虹服装,还有许多新鲜有趣的小玩意儿,比如面貌栩栩如生的、穿着丝绸衣裳的木制人偶,还有形态各异的招财猫。

      二哥?

      二哥只负责耍帅,礼物的事儿,都归二嫂操心。

      不过二嫂似乎也乐在其中。

      俩人动不动就十分默契地交换一个眼神,互相对视一眼就笑得甜甜蜜蜜,不知不觉地就给众人撒了一脸狗粮。

      二哥二嫂带了十几件行李,里头大部分都是二嫂给家里亲戚朋友准备的土仪之类的礼物,还有两个箱子,二哥神情郑重地拿到了秦朗和林静玟的卧室里去。

      只跟秦朗一个人说了是什么,秦朗的神情也严肃起来。

      俩人跑到卧室里嘀咕了半晌才出来。出来之后,秦朗依然严肃,二哥秦俊杰却恢复了那种风流不羁的贵公子做派。

      秦孟真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    二哥二嫂一回来,整个秦公馆都热闹了许多。

      三天后,这份热闹又叠加了好几倍。

      因为大哥也回来了,还出乎秦孟真意料地带上了大嫂苏菲,和另外十来个国内国外的同学。

      原来大哥在高卢,竟然成立了一个小小的组织,叫做“塞纳河畔俱乐部”。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95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