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"tzqj1"></span><i id="tzqj1"><nav id="tzqj1"><output id="tzqj1"></output></nav></i>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/del></span>

  • <span id="tzqj1"><del id="tzqj1"><bdo id="tzqj1"></bdo></del></span>
    起点小说网 > 炮灰女配大翻身 > 第061章 不平静的一天

    第061章 不平静的一天

      那婆子闻言,顿时一个哆嗦,差点趴到地上。

      这三小姐,跟传闻中一点儿都不一样啊!

      字字句句都带着刀子、话里话外都咄咄逼人,就这,也能叫面团儿一般任人揉圆搓扁了的好性子?

      秦孟真简直就当她不存在一般,该干嘛干嘛。

      冷冷淡淡地看她磕了许多头,磕到整个人都昏头涨脑、头晕眼花了,方才松了口,放过了她。

      梧桐名义上拉着锦绣去看花样子,其实两人就在隔壁。

      看到三小姐竟然几句话,就把那婆子的嚣张气焰打压了,最终那婆子只能灰溜溜地走了,两个丫鬟都觉得,应该对三小姐刮目相看。

      原来,三小姐平日里性子好,真的就是性子好。

      要厉害,人家也会!

      两个丫鬟不知不觉地便对秦孟真多了几分崇拜。

      赶走了那婆子,让锦绣送走了梧桐,秦孟真却陷入了沉思。

      长房的下人,胆敢跑到自己面前来胡说八道,这其实很不正常。

      固然,这宋嬷嬷是个蠢的,但她的愚蠢行为背后,说不定就是长房哪个主子的授意,或者挑唆。

      又或者,这根本就是长房对自家的一种试探。

      长房嫡支在他们的位置上呆的太久了,已经彻底忘记了一个家族,本身便是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。

      如果家族是一棵大树,那么列祖列宗是树根,这嫡支和旁支、庶支,便是树枝。

      对这棵大树而言,其实大家的作用是差不多的。

      而长房嫡支这些人,为了确保自家的权势地位与利益,几乎把旁支、庶支,都当做了累赘、当做了肥料,当做了备用粮。

      现在秦朗夫妇,怕是只有两个选择。

      第一,夺过家主的位置,掌控整个秦家。可既然长房二爷三爷都还在京都做官,这一条就是不可能的。

      贪心不足的族人,压根儿不会管父亲曾经为他们付出了多少。如果需要选边儿站队,他们绝对会站到长房的官老爷那一边!

      第二,与长房嫡支进行彻底切割,分家出来单过。

      自家现在虽然在松江府住着,不需要回到乡下老宅去,跟秦家一大家子人一起生活,也不需要到京都的长房去仰人鼻息。

      但实质上,自家依然属于秦家的一部分。

      父亲给自家置办的那些产业,如果家主或者长房嫡支想要谋算,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。

      这就是为什么,父亲和三哥那般操劳,赚到手的利润,却大部分都流进了长房的钱袋子。而长房对父亲、母亲,哥嫂、姐姐,乃至于自己,都没有足够的尊重。

      有时候,长房对自家人的态度,甚至还不如对长房老太爷身边的管事恭敬呢。

      这些事情,秦孟真原本没当一回事。

      背靠大树好乘凉。

      父亲是个有成算的,既然他没张罗要分家,想必有自己的打算。

      但,现在看来,分家一事恐怕是势在必行,不得不为。

      新夏国的局势十分复杂,各方势力蠢蠢欲动。

      自家若想要独善其身,就会被每一个拉拢不成的势力,视作眼中钉肉中刺。

      最后的结局,多半会像上辈子被方家和松江府知府联手谋算一样,被某个强势家族吃干抹净,连点渣渣都不剩。

      没有方家,也会有别人家。

      毕竟秦家长房对自家全无哪怕一星半点维护之意,从来都只有嫌弃之情、利用之心。

      不但指望不上他们,还得时时刻刻防着他们从背后捅刀子。与其维持现状,真心不如早点分开,自家早点下手,培养一支属于自己的力量呢!

      只是这些话,要怎么跟家里人提起呢?

      秦孟真的目光,移到了哥哥寄来的信上。自己来说,保不齐会崩人设,但如果是哥哥们提出来,父亲母亲一定会认真对待的。

      迅速看了两遍哥哥们写来的信,秦孟真斟酌了半晌该如何措辞,之后便让锦绣磨墨,自己提笔给哥哥们回信。

      秦孟真在信中告知了自己在和雅公主的别院鹦鹉园的遭遇与应对,又仿佛不经意间,提了提松江府的“趣事”。

      就凭两个哥哥的水平,一准能看出来这里面蕴藏的危机。

      如果哥哥们不提出来,或者提了出来但亲朗夫妇没有反应,自己再亲自上阵也不迟。

      写完两封信,又晾干了墨汁,把信装进信封里,贴上邮票,再让锦绣帮她投递了,秦孟真觉得自己总算可以松口气了。

      然而,今天注定是个不平静的日子。

      下午,方家竟然派了人来,找林静玟商议方文熙与秦惠君的婚期。

      仿佛全松江府都知道了的事情,就他们方家这个当事人之一,偏偏对此一无所知。

      没等秦孟真往来的人身上做什么手脚,林静玟就礼貌而又坚决地拒绝了:“小女性格顽劣不堪,非为佳偶。还请府上为六公子另觅佳人吧!”

      来人好说歹说,林静玟一直客客气气、点头微笑,偶尔端起茶杯微微抿一口茶,但无论如何,就是不松口。

      最后还一脸诚恳地对来人说道:

      “改日我自会到府上亲自拜望老太太。这事儿说到底,还是我林静玟教女无方,须得亲自去老太太面前请罪才是。至于婚期的事情,不必提了。”

      来人是方家老太太的心腹,自然也是颇有几分傲气的。

      只是来之前,老太太千叮咛万嘱咐,一定要对秦家客客气气,万万不能得罪,这才一再忍耐。此时听见林静玟把拒绝的意思说得这般坚决,却是再也忍不下去了。

      方家来客鼻孔喷着热气,气势汹汹地走了,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。

      林静玟送走了方家人,心里却说不出地舒畅。

      自打知道了那方文熙的本性暴虐,尤其是知道方文熙曾经将怀了他孩子的婢女殴打致死之后,林静玟就夜夜睡不安枕。

      唯恐这婚约若是万一解除不了,将来自己千娇百宠的小惠儿嫁了过去,要在这畜生手上吃苦受罪。

      万万没想到,小惠儿竟然聪明至此,当机立断,在大庭广众之前,坐实了退婚的理由。

      这样一来,就算有些嚼舌根子的胡乱议论,只要自家人不去在意,对惠儿就不会有什么伤害。而那真正懂礼、靠谱的人家,想必会更欣赏惠儿的人品和个性。
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95xs.com